外匯行情 匯率指數 數據中心 財經客服 平臺查詢 風險警示

中國外匯交易 > 貨幣 > 人民幣 > 中美利差罕見倒掛 人民幣匯率難現持續貶值走勢

中美利差罕見倒掛 人民幣匯率難現持續貶值走勢

發布時間:2018年11月29日 09:31 作者:中國外匯交易 來源:www.ahgcyb.live 字號:

近期,中美1年期國債利差十一年以來首現倒掛,代表性的10年期國債利差一度收窄至24個基點,創下八年多新低,成為市場廣泛關注的焦點。

機構普遍認為,中美利差倒掛是為實現內部均衡而必然出現的現象,對此不必過度解讀,預計外部均衡會通過更加自由浮動但有底線的匯率來實現。隨著“寬貨幣+寬信用”的政策組合延續,經濟基本面企穩回升,疊加宏觀審慎調節,我國跨境資本流動仍將保持總體穩定。

中美利差出現局部倒掛

今年以來,中美兩國貨幣政策“背道而馳”,國債收益率亦相向而行,使得中美長、短期國債利差持續收窄,甚至出現局部倒掛。

一方面,隨著美聯儲三次加息,以及大幅削減持有的美國國債、抵押支持債券等資產以“縮表”,美國貨幣政策正常化進程不斷推進,這直接導致美國長短期國債收益率持續走高,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年內上行60個基點至3.06%。

另一方面,出于經濟“穩增長”的需要,我國央行已進行四次定向降準,相對寬松的貨幣環境助推債券收益率快速下行,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年內大幅下行53個基點至3.37%。

在此背景下,繼3個月、6個月期中美國債利率倒掛后,11月7日,中國1年期國債收益率低于同期限美債收益率1個基點,為2007年11月8日來首次出現倒掛,至27日倒掛區間進一步擴大至-21個基點;而11月8日,中美10年期國債利差一度收窄至24個基點,創2010年7月以來新低,早已跌出80-100個基點的“舒適區間”。

資本流動變化引關注

市場為何如此關注中美利差變化?主要因其往往會引起匯率預期和資本流動變化。

機構分析稱,中美利差處于低位回升時,匯率貶值預期趨于修復、資本趨于流入;中美利差處于高位回落時,匯率貶值預期趨于惡化、資本趨于流出。進一步看,匯率預期和資本流動變化或影響國內貨幣環境,因在貨幣政策實施過程中,保證匯率和資本流動的基本穩定是重要目標。

從實際表現看,今年美元匯率與利率同升,的確給人民幣匯率帶來一定的貶值壓力,我國外匯占款“三連降”也體現了一定的資本流出壓力。今年4月下旬以來,美元指數累計升值超過8%,人民幣兌美元則下跌逾10%;8月以來,我國外匯占款連續三個月下降,8月至10月環比分別減少23.85億元、1193.95億元和915.76億元。

“外匯占款大幅下降對銀行間市場的流動性會形成直接的基礎效應,其對流動性的邊際影響不容忽視。”太平洋(行情601099,診股)證券固收研究團隊在最新研報中稱。

招商證券(行情600999,診股)(港股06099)宏觀研究團隊進一步指出,持續收窄乃至倒掛的中美利差,至少對于吸引外資增持人民幣債券形成一定的負面影響,10月份外資減持人民幣債券96.24億元便是例證,其對我國資本流入、外匯供求的邊際變化應予以關注。

不少機構認為,短期而言,中美經濟、貨幣政策環境暫時不會有大的變化,這意味著中美10年期國債利差很可能繼續收窄乃至倒掛,這可能給匯率和資本流動帶來一定壓力。

但一些市場人士也許擔憂過頭了。從全球資金流向來看,外資仍在持續流入中國市場。中金公司(港股03908)統計數據顯示,最近五周,全球資金繼續流入中國(包括A股、H股、紅籌股)市場股票型基金,累計總規模超過75億美元。

另據外管局發布的數據,2018年三季度,境外投資者對我國境內金融機構直接投資流入196.73億元,流出179.18億元,凈流入17.55億元。

跨境資本流動仍將保持穩定

外資對中國市場的信心來自哪里?綜合機構觀點來看,當前至少有四大因素對我國匯率預期和跨境資本流動形成有力支撐。

首先,從外部環境看,高利率環境對美國中期經濟下行的風險正在累積,明年其加息步伐可能放緩,伴隨油價回落,美債收益率很可能趨于回落,同時美元難以繼續大幅上行,這給人民幣匯率企穩提供了較好的外部條件。近期美元指數多次上探97關口后折返,人民幣兌美元則企穩運行,也體現外部擾動正在減輕。

其次,從國內基本面看,隨著一系列穩增長政策逐步落地、見效,市場對中國經濟基本面的預期正在改善,10月經濟數據整體好于預期,表明基本面仍穩中有韌性,足以有效應對外部環境變化,夯實我國外匯市場總體穩定的基礎。

再者,當前政策框架更為側重內部均衡,貨幣調控重心在于如何改善融資結構和總量,預計外部均衡會通過更加自由浮動但有底線的匯率來實現。面對外匯占款下降可能造成的流動性缺口,預計央行也將采用貨幣市場工具進行流動性呵護。

最后,在保持匯率彈性的同時,監管層將繼續堅持“底線思維”,更加靈活地發揮宏觀審慎調節作用,維護外匯市場和跨境資本流動的穩定。值得一提的是,近年來人民幣匯率雙向浮動彈性增強,市場主體面對外匯市場形勢變化更加理性,貶值預期總體持穩,未對跨境資本流動造成較大負面影響,這也減輕了央行維穩匯率的壓力,減輕了匯率對貨幣政策的掣肘。

總的來看,在中美貨幣政策分化的背景下,中美利差可能繼續收窄甚至倒掛,可能給匯率和跨境資本流動帶來一定壓力,但人民幣匯率預期保持穩定,監管層也將持續引導匯率維持雙向波動。盡管我國外匯占款連續三月減少,但下降趨勢有所放緩,同時10月結售匯和涉外收支逆差明顯下降,也表明當前我國跨境資本流動依然呈現雙向波動、總體穩定的發展態勢。

(中國外匯交易網:www.ahgcyb.live)

本文地址:

二維碼
意見反饋
p3试机号今天